游戏 图片新闻
帮助

32年后的这声“妈!” 让母亲当场痛哭……

发布时间:2019-05-13 14:20:45 编辑:本站编辑

  原标题:32年后的这声“妈!” 让母亲当场痛哭……

  “妈!”

  听到床上的女儿轻声吐出这个字的时候,方雅云一开始以为是听错了,她禁不住抱住女儿哭了。想起走过的这32年,她觉得,什么苦都是值得的。

  等这一声呼唤,72岁的方雅云足足等了32年,她从中年等到了老年。对于这位家住高山上的母亲来说,这是今年母亲节最珍贵的礼物。

  32年前,一场车祸让年轻的女儿几乎变成了植物人,躺在床上不会动,也没有意识。从此,方雅云开始了一场马拉松式的照料。

  穿衣、洗漱、喂饭、擦身……相依为命的一家三人,在琐碎中度日。让她惊喜的是,在32年后的母亲节前夕,女儿竟然开口叫了一声“妈”。

  母亲在照料女儿 张亮宗 摄

  高山上的母亲

  嵊州市崇仁镇高湖头村,位于海拔500多米的山上,距离镇上有半个小时车程。

  这是方雅云的家。在村里,方雅云家是最穷的,住在上世纪80年代盖的二层楼里,这么多年来,他们把所有的积蓄都花在了受伤的女儿身上。

  村民陈根云说,方雅云家是最让村民同情的一户,因为方雅云是村民心中最有爱心的母亲。

  32年来,方雅云与丈夫无怨无悔地照顾女儿,除了繁重的田头、土地里劳动外,与默无声息的女儿相依为命。

  在母亲方雅云的脑海里,女儿还都是32年前的样子,那样的标致,那样的美好。

  她自豪地告诉记者,女儿是村里第一个走出大山去工作的女青年,也是村中第一个会骑自行车的姑娘。

  1988年初,方雅云40岁,她21岁的女儿陈水君经亲戚介绍,到甘霖第一丝织厂工作,成为村里第一个走出大山的女青年。

  每次女儿领了工资回来,带回大包小包的礼物,孝敬父母。家里洗衣服、做饭、烧菜,都由她承包。

  但,方雅云又不得不接受现在的女儿:躺在病床上,没有意识,不会说话,大小便失禁。

  5月9日,记者前去探访的时候,方雅云刚刚采了茶叶回来,只有一个小时,回来时发现女儿已经尿湿了衣裤。

  方雅云说:“这样的事,我已经习惯了。我心里只想着让女儿早点好起来,做母亲的就算她再脏、再臭,也是我生下来的孩子,她成这个样子已是很不幸了,我只要还有一丝力气,就要好好照顾她

  被车祸改变的家庭

  是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,改变了这个平凡家庭的生活。

  1988年8月11日午后,陈水君和另两位女青年在马路的一个转弯处,被汽车撞伤头部,失血过多,昏迷不醒。

  当时没有电话,厂里派人到崇仁镇上进行紧急广播,等父母赶到医院时,女儿再也没说一句话,昏迷在了病床上。

  老实的方雅云到现在也说不清女儿被车撞的经过。她只是听别人说,当时撞女儿的车辆为当地一企业的厂车。

  女儿被撞后,一直昏迷,方雅云每天守在女儿床边。医生告诉她,女儿失血过多,每天的营养不能少于一个蛋,为此她每天给女儿喂一个鸭蛋。

  医院尽力抢救了,28天后,女儿终于会睁开眼睛,但话也不会说,也不能起床,万幸捡回来一条命。

  由于家里用光了积蓄,实在付不出继续治疗的费用,只会开闭眼睛,近似于植物人的陈水君只能出院,回家养病。

  乡亲们用竹子和竹椅扎成的简易的小竹轿,选了几位壮汉,把她抬回到家里。

  32年,马拉松式的照料

  在此后的32年中,女儿从没有叫过一声妈妈,日常吃喝拉撒几乎全部由母亲方雅云亲手护理,村里人都称她女儿为植物人。

  起初的几年,母亲照顾女儿,父亲陈贵兴默默地担起了养活一家人的重任。在山里采茶、挖毛笋和打短工积攒下来的每一分钱,他都先想到给女儿治疗,希望女儿早日康复。

  起初的几年,他们还去杭州、上海等地的大医院寻访了许多名医,可女儿的病却丝毫不见好转。

  家里所有的积蓄花完了,他们只有死心地守护躺在床上的女儿,一家三人过着清苦的日子。

  女儿躺在床上32年,身上从不长褥疮,这是因为母亲方雅云一天起码要给她擦洗身子3到4次。

  农忙时节是最忙的时候,为了防止女儿摔下床,他们不得不用绳子把女儿拴起来,一头还系在大门上。

  起先床边还放个马桶,本想让女儿在马桶里大小便,,但每次都事与愿违,等她下地回家,看到女儿满身都是屎尿。

  忙活累了的母亲方雅云,总是默默地扶起女儿,帮女儿清洗,打扫好房间里的一切。

  方雅云说,这些年来,她没有在外面过过一个夜晚,就是自己的双亲去世,她也得赶回家来,照顾好女儿,再去灵堂。

图片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