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戏 图片新闻
帮助

硅谷新骗局:提高全民基本收入;有了游戏规则

发布时间:2019-05-13 11:48:54 编辑:本站编辑

硅谷新骗局:提高全民基本收入

去年五月,扎克伯格重回母校哈佛,在毕业典礼上,他表示要推动「全民基本收入」在社会层面的落地,在小扎之前,马斯克也曾在去年年初的世界治理峰会上表示「全民基本收入制度是必不可少的」。两位企业家对全民基本收入(Universal Basic Income,以下简称 UBI)政策的推崇,也是因为他们都认为,保证年轻人生存温饱无忧,对社会创新是有利的。许多研究也表明,心理安全性的增强会让人们敢于承担更大的风险,敢于在创意的基础上向前再迈进一步——创业。

不止小扎和马斯克,众多硅谷大佬都是 UBI 的支持者,比如 Facebook 联合创始人 Chris Hughes、Y Combinator 的现任掌门人 Sam Altman、著名风投 Bill Gross 等等。大名鼎鼎的 Y Combinator 创始人保罗·格雷厄姆甚至从去年十月份起,开启了基于 UBI 长达五年的社会实验项目。但近日享誉全球的传媒理论家 Douglas Rushkoff 的这篇文章,则从硅谷跳脱出来,观察这股硅谷内兴起的「UBI 正确」是否真的「正确」。

         

Rushkoff 曾在 2016 年受邀前往优步总部做讲座,但他眼中的优步却是通过创造性破坏来摧毁现有出租车市场的「搅局者」。优步用强大的资本力量去削弱着整个司机群体,并且逐步推动着「焦土垄断政策」…… 就在 Rushkoff 在优步总部大肆批评着优步的时候,在场一名员工提问道「那您怎么看 UBI 呢?」

一直以来都是 UBI 支持者的 Rushkoff 面对来自硅谷的提问,他却动摇了。在 Rushkoff 看来,优步以及其他互联网公司,都是在榨取它们所进入领域的市场上所有的价值。UBI 就像是社会给这些公司的福利,无论是对优步上「非正式工」的司机,还是优步的乘客,UBI 都能让他们过得更好,司机和平台的冲突可以得到缓解,乘客也能继续叫得起车,最大的受益者则是什么都没做的大公司。

这些光鲜的大公司背靠的,正是数字资本主义,而它们利益导向的目标,同资本主义在几百年前的殖民、几十年前的垄断没什么区别。只不过它们用来书写法律的,不再是枪支弹药,而是电脑上一行行的代码。

所以问题并不在 UBI。政府向公民发放的资金不可避免地流向大公司,结果就是越来越多的资本积累在顶部。在当下这个数字时代,「软硬」资本都汇聚于这些大公司,同时汇聚的,就是权力。Rushkoff 担心,UBI 可能会让需要它的人,从利益相关者和公民转变为纯粹的消费者。

可我们也不能一棒子打死 UBI,它的理念本身并没有上述描写得那么「险恶」。Rushkoff 认为,UBI 不应该像是「说得好听的救济金」一样每个月发钱,而应该发放所有权股份。因为后者更有可能形成「资产优势」。

Rushkoff 以白人和黑人的贫富差距举例,非裔美国人是美国白人平均工资的一半再多点,但论平均财富,后者是前者的二十倍。因为财富包括了储蓄、投资等在内的资产。想要保证理想化推行 UBI 后的效果——「在生存温饱无忧的前提下,将更有利于社会的创新」,就必须给 UBI 的受众带来物质上的安全感。这种安全感来源于资产的积累,而非每月发放的政府「救济金」。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高等教育政策倾斜于非裔美国人,但在互联网行业和许多创意性产业中,少数族裔比重还是远低于白人。

早至继任林肯的美国总统安德鲁·约翰逊提出的「不要只给黑人奴隶可以赚取工资的自由,而是给他们 40 英亩土地和骡子作为补偿。」近至丹麦推行的「给公民分配以国家资源」。这些都是从根本上推动社会财富的再分配。就像当我们提出要把数据掌握在自己手上时,我们要的不是查看数据的权限,而是可以支配它的权力。

硅谷对 UBI 的支持就像是对美国民主党「政治正确」的站队,无论是推行者打心底认可 UBI 的概念,还是大公司作为整体的利益驱使,UBI 远没有它们所宣扬的那么理想,或许反而是它理想化的外衣,盖住了更深层的裂缝。

延伸阅读与参考:

YC CEO Sam Altman 对 UBI 的推广

美国未来研究所的 Marina Gorbis 对基本资产收入的解释

游戏化工作的消极面

曾经被视作洪水猛兽的游戏,在近几年逐渐被人们发掘到了它积极的一面,比如对游戏化的推崇。游戏化以一个诱人的想法为前提:如果你把规则、即时反馈、奖励甚至用户界面……这些游戏中的元素叠加在现实之上,它将给任何活动赋予激励性、公平性和潜在的乐趣。

图片新闻